BerryLink
分享 热爱 坚持

国内最大黑莓走私案件宣判

2013年由海关总署统一部署,深圳与宁波海关联合执法查处的“宁波君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黑莓手机走私案进过一年多的案件调查与诉讼,日前由浙江省宁波市中院进行了刑事宣判。

该案件是目前国内查处最大的黑莓手机走私案件,并被CCTV新闻报道,当时对国内黑莓水货市场产生很大的影响与警示。

案件背景新闻链接:http://zjnews.zjol.com.cn/system/2013/10/28/019670209.shtml

附:潘某甲、钟某等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4)浙甬刑一初字第107号
公诉机关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潘某甲。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3年9月8日被宁波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5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范云、庞泱泱,浙江波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钟某,无业。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3年9月8日被宁波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11日变更为取保候审,2014年9月9日继续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4年11月24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陈珩,浙江波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余某甲,无业。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3年11月23日被宁波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30日被依法逮捕。经本院决定于2014年11月26日变更为取保候审。
辩护人朱平飞,浙江波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包红斌,浙江鄮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戴某,无业。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3年9月8日被宁波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5日被依法逮捕。经本院决定于2014年11月26日变更为取保候审。
辩护人郭强来,浙江正清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朱某甲,无业。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3年9月9日被宁波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5日被依法逮捕。经本院决定于2014年11月26日变更为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健、戎百全,浙江波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吴某甲,无业。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3年9月8日被宁波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5日被依法逮捕。经本院决定于2014年11月26日变更为取保候审。
辩护人张勇,浙江金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洪某甲,无业。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3年9月8日被宁波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5日被依法逮捕。经本院决定于2014年11月26日变更为取保候审。
辩护人童雷光、李金宝,浙江三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洪某乙,无业。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3年9月8日被宁波海关缉私局刑事拘留,同年10月15日被依法逮捕。经本院决定于2014年11月26日变更为取保候审。
辩护人时静,北京炜衡(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以甬检刑诉(2014)105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潘某甲、钟某、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14年9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审查后,认为符合法定开庭条件,决定开庭审判,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孙环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潘某甲及其辩护人范云、庞泱泱、被告人钟某及其辩护人陈珩、被告人余某甲及其辩护人朱平飞、包红斌、被告人戴某及其辩护人郭强来、被告人朱某甲及其辩护人张健、被告人吴某甲及其辩护人张勇、被告人洪某甲及其辩护人童雷光、被告人洪某乙及其辩护人时静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2013年1月,被告人潘某甲注册成立宁波君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走私手机的销售。同年3月,被告人潘某甲、钟某商定从香港走私手机入境在深圳市、宁波市等地销售牟利,由潘某甲负责在香港订购手机并委托被告人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等人走私到深圳,由钟某负责收货、记账、发货,潘某甲、钟某两人按照2:1的比例分配利润。
具体流程为:被告人潘某甲电话联系香港供货商订购手机并将订货信息告知被告人戴某、朱某甲、吴某甲。被告人余某甲和戴某按照事先约定,由余某甲出资,由戴某雇请他人在香港提货并组织“水客”以随身携带的方式将手机走私到深圳市,再由戴某将手机交给钟某、潘某甲等人。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按照事先约定,由朱某甲或吴某甲在香港提货后交给洪某甲,由洪某甲在香港组织“水客”以随身携带的方式将手机走私至深圳市罗湖口岸附近一便利店交给洪某甲雇请的被告人洪某乙或洪某乙雇请的余某乙,再由洪某乙或吴某甲将手机交给钟某。经潘某甲、钟某收货清点后,潘某甲将上述手机的部分货款以及“托工费”转账到朱某甲、吴某甲、余某甲指定的银行账户。潘某甲、钟某等人在深圳市、宁波市等地以宁波君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将走私的手机出售。
2013年5月至9月,被告人潘某甲、钟某通过被告人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走私入境手机1424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751348.51元。其中,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走私入境手机676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488166.22元;余某甲、戴某走私入境手机748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263182.29元。
另查明,2013年3月至8月,被告人余某甲、戴某以上述方式为袁曙光(另案处理)走私手机265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122564.22元;为王奎(另案处理)走私手机548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129975.37元;为伍向云走私手机121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48046.76元。
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了书证、证人证言、走私货物偷逃税款核定证明书、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潘某甲、钟某、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为牟取非法利益,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走私进口手机,其中,被告人潘某甲、钟某、余某甲、戴某走私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巨大,被告人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走私货物偷逃应缴税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被告人洪某乙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对各被告人分别予以判处。
被告人潘某甲及其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和定性无异议,同时提出,潘某甲成立宁波君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并非为销售走私手机,且公司成立后主要从事正规黑莓手机销售业务,以公司名义出售的走私手机收益也用于公司开支,故本案应属单位犯罪,潘某甲系单位犯罪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并恳请法庭对潘某甲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为证明上述观点,辩护人向法庭提供了代理记账服务协议、税务事项通知书、涉税服务委托协议书、深圳天音通信发展有限公司授权书、采购合同、增值税专用发票、海外直营店网页等证据。
被告人钟某对起诉书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和定性无异议,同时提出,其出资50万元与潘某甲合股后以公司名义经营手机销售业务,属单位犯罪。其辩护人同意钟某上述辩解意见外,还提出钟某系单位犯罪的直接责任人员,且地位、作用次要,系从犯,并恳请法庭对钟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余某甲、戴某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定性均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1.宁波海关关税部门应按照所涉走私手机的真实价格作为计核偷逃应缴税额的依据,故以送货单上的手机保费价格作为计核依据理由不能成立;2.余某甲、戴某在为潘某甲公司走私手机过程中作用较小,系从犯,且能自愿认罪。据此恳请法庭对余某甲、戴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及其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定性均无异议,辩护人同时提出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在为潘某甲公司走私手机过程中作用较小,系从犯,且能自愿认罪。据此恳请法庭对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洪某乙及其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定性均无异议,辩护人同时提出洪某乙基于亲情关系帮助其弟弟洪某甲接收走私手机,主观恶性小,且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又能自愿认罪。据此恳请法庭对洪某乙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
2013年3月,被告人潘某甲、钟某商定从香港走私手机入境在深圳市、宁波市等地销售牟利,潘某甲负责在香港订购手机并委托被告人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等人走私到深圳,钟某负责收货、记账、发货,潘某甲、钟某两人按照2:1的比例分配利润。
具体流程为:被告人潘某甲电话联系香港供货商订购手机并将订货信息告知被告人戴某、朱某甲、吴某甲。被告人余某甲和戴某按照事先约定,由余某甲出资,由戴某雇请他人在香港提货并组织“水客”以随身携带的方式将手机走私到深圳市,再由戴某将手机交给钟某、潘某甲等人。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按照事先约定,三人共同出资后,由朱某甲或吴某甲在香港提货后交给洪某甲,由洪某甲在香港组织“水客”以随身携带的方式将手机走私至深圳市罗湖口岸附近一便利店交给洪某甲雇请的被告人洪某乙或洪某乙雇请的余某乙,再由吴某甲将手机交给钟某。经潘某甲、钟某收货清点后,潘某甲将上述手机的货款以及“托工费”转账到朱某甲、吴某甲、余某甲指定的银行账户。潘某甲、钟某等人在深圳市、宁波市等地以宁波君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将走私的手机出售。
2013年5月至9月,被告人潘某甲、钟某通过被告人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走私入境手机1424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751348.51元。其中,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走私入境手机676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488166.22元;余某甲、戴某走私入境手机748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263182.29元。
另查明,2013年3月至8月,被告人余某甲、戴某以上述方式为袁曙光(另案处理)走私入境手机265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122564.22元;为王奎(另案处理)走私入境手机548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129975.37元;为伍向云走私入境手机121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48046.76元。
被告人潘某甲、钟某、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潘某甲、钟某委托余某甲、戴某走私手机的证据
1.证人许某证言,证实其曾听余某甲讲她和戴某等人一起做手机走私生意,余某甲负责出资,戴某负责具体操作,余某甲还借用其工行、建行等多个银行账户进行转账。
2.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中信银行交易明细,证实潘某甲通过中信银行个人账户将货款及托工费转账给余某甲等人的事实。
3.宁波海关缉私局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证实侦查机关依法从戴某处扣押173900元、对账单、账本等物。
4.送货单原件,证实编号为0703470、0205358、1133170、0702160、1133035、0100180、1232836、1232842、1231973、1133018等送货单,经钟某确认系戴某送货给潘某甲时用来结算货款和托工费的单据。
5.手机存档照片,证实编号为1133027、1281969、1281958、0100169的送货单,经戴某确认系其送货给潘某甲时用于结算费用的单据,送货单记载了走私手机的型号、数量、工钱和货款。
6.账本复印件,证实经戴某确认,侦查机关扣押的账本中记载了其与潘某甲的资金往来情况。
7.宁波海关甬关计核z字2014年第0062号涉嫌走私的货物、物品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证实余某甲、戴某为潘某甲、钟某走私入境手机748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核定偷逃应缴税额263182.29元。
8.被告人潘某甲、钟某、余某甲、戴某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且与上述各证相印证。
潘某甲、钟某委托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
走私手机的证据
1.证人余某乙证言,证实2013年5月,洪某乙让其去深圳罗湖金记杂货店收货,另外洪某甲负责在香港给“水客”派货,洪某乙负责在深圳收货、送货和支付“水客”工钱,然后由洪某乙和其将走私手机送给吴某甲或朱某甲。洪某乙给其每天100元工资,手机有苹果、三星、诺基亚、黑莓等品牌。
2.证人刘某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洪某甲负责在香港发货,“水客”将手机带入境后连同送货单交给洪某乙或余某乙,然后由洪某乙或余某乙将走私手机送给吴某甲。
3.证人朱某乙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朱某甲和吴某甲、洪某甲合伙组织“水客”从香港偷运手机到深圳,然后交给一个姓潘的客户。洪某甲负责在香港派货给“水客”,吴某甲负责将走私手机送给姓潘的客户。“水客”带入境内的手机有三星、黑莓等品牌。
4.证人吴某乙证言,证实朱某甲和吴某甲等人合伙做走私手机生意,朱某甲负责联系货主,吴某甲负责具体操作和对账等。
5.证人张某、江某、叶某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其等人是帮洪某甲带货的“水客”,洪某甲在香港派货后,其等人将手机带到深圳交给洪某乙并收取工钱。
6.中信银行协助查询财产通知书、中信银行交易明细,证实潘某甲通过中信银行个人账户将货款和托工费转账给朱某甲等人,以及钟某于2013年3月5日将50万元转入潘某甲中信银行账户的事实。
7.手机短信,证实案发后侦查机关从潘某甲手机中提取了吴某甲发给潘某甲的短信,经潘某甲确认短信内容为吴某甲要求其支付走私手机的货款和托工费。
8.宁波海关缉私局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证实侦查机关依法从吴某甲处扣押了送货单等物。
9.送货单原件,证实编号为0021854、0020679等送货单,经钟某、吴某甲确认系吴某甲给潘某甲送货时用来结算货款和托工费的单据。
10.宁波海关甬关计核z字2014年第0061号涉嫌走私的货物、物品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证实潘某甲、钟某委托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走私入境手机676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核定偷逃应缴税额488166.22元。
11.被告人潘某甲、钟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且与上述各证相印证。
(三)余某甲、戴某为袁曙光、王奎、伍向云走私手机的证据
1.同案犯袁曙光供述,证实其是戴某货主,2013年夏天开始其委托戴某从香港带黑莓手机入境,其让戴某到香港指定地点提货,并代付货款。戴某带手机入境交给其时会附有一张记载了手机型号、单价、数量及托工费的送货单,其清点后将手机货款及托工费转账到许某的银行账户,编号为0100167、1232825等送货单是戴某将走私手机交给其时用来结算货款和托工费的单据。
2.同案犯王奎供述,证实其是戴某货主,其曾委托戴某从香港带苹果、htc、三星等手机入境,其向香港供货商订购手机后告知戴某手机型号、数量、价格,由戴某去提货和代付货款,手机入境经其清点后,其根据送货单上记载的钱款支付货款和托工费给戴某。
3.证人伍向云证言,证实其是戴某货主,其曾委托戴某将其在香港采购的苹果、三星手机带入境内,戴某在其处提货后,委托“水客”将手机及送货单带到深圳交给其姐姐伍明娟,其根据送货单和戴某结算托工费,然后汇款到许某银行账户。编号为1232847、1232848等送货单是戴某交货时对账用的。
4.账本复印件,证实经戴某确认,侦查机关从其处扣押的账本中记载了与袁曙光、王奎、伍向云等货主的资金往来情况。
5.手机存档照片,证实经戴某确认,编号为0100167、1232825等送货单系其送货给袁曙光时用于结算费用的单据;编号为0100760、0104682等送货单系其送货给王奎时用于结算费用的单据;编号为1232847、1232848等送货单系其送货给伍向云时用于结算费用的单据。上述送货单记载了送货手机的型号、数量、工钱和货款。
6.宁波海关甬关计核z字2014年第0062号涉嫌走私的货物、物品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证实余某甲、戴某为袁曙光走私入境手机265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122564.22元;为王奎走私入境手机548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129975.37元;为伍向云走私入境手机121台,经宁波海关关税部门计核偷逃应缴税额48046.76元。
7.被告人余某甲、戴某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且与上述各证相印证。
证实本案事实的其他证据:
1.宁波君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工商登记资料,证实宁波君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1月6日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股东潘某甲出资90万元,股东潘某乙出资10万元,法定代表人潘某乙。
2.证人潘某乙证言,证实2013年1月,潘某甲出资注册成立宁波君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其系潘某甲妹妹,虽是公司法定代表人,但并未实际出资,主要负责公司海外直营淘宝店的客服、接单、发货等工作,其对销售手机的资金收支及手机串号等情况都有记载。公司销售的行货手机是从国内正规黑莓手机供货商处购买,港版、英版、无锁版等手机都是水货,一部分是潘某甲从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购买,其余部分是从香港走私入境,货款收取和支付都是通过潘某甲个人银行账户。
3.证人陈某证言,证实钟某和潘某甲一起做走私手机生意,潘某甲负责订货、资金周转,钟某负责接货、售后等工作。
4.证人赵某、甘某证言,证实其俩负责潘某甲公司宁波店铺手机销售,潘某甲公司销售的手机中水货占大部分,且绝大部分通过淘宝网海外直营店销售,宁波店铺也有少量销售。货款都是打到潘某甲个人银行账户,销售情况在电脑中有记录。
5.诺信手机批发零售销售软件电子证据调取笔录,证实经潘某甲确认,侦查机关提取的文件里记载了潘某甲、钟某走私入境以及在境内销售的手机型号、数量和价格等。
6.手机串号打印件,证实经潘某乙确认,侦查机关从其电脑里提取的文件中记载了潘某甲、钟某在境内销售走私手机的客户以及已销售手机的串号。
7.销售手机及资金流水打印件,证实经潘某乙确认,侦查机关从其电脑里提取的文件中记载了潘某甲、钟某走私手机的资金收取和支付情况,以及海外直营淘宝店销售手机的情况。
8.宁波海关缉私局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证实侦查机关依法从潘某甲、潘某乙处扣押了涉案走私手机等物。
9.宁波海关缉私局调取出入境记录通知书及附件,证实潘某甲、朱某甲、戴某、吴某甲、洪某甲等人的出入境情况。
10.宁波海关缉私局立案登记表、案发经过、抓获经过,证实本案案发及被告人潘某甲等人到案经过。
11.户籍证明,证实潘某甲等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针对庭审中控、辩双方的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本案是否属单位犯罪。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潘某甲、钟某供述证实,因销售走私手机有利可图,两人遂共同出资,在香港订购黑莓8900、9300、q10、q5等型号手机后,让朱某甲、吴某甲、戴某等人带入境内并销售,吴某甲、戴某等人供述亦证实其等人将上述手机走私入境交给潘某甲或钟某的事实,且与书证送货单相印证。同时,诺信手机批发零售销售软件详细记载了潘某甲、钟某销售上述走私手机的时间、品牌、型号、手机串号、金额等情况。况且,记载走私手机资金收取和支付的账本、中信银行交易明细等证据证实潘某甲通过其个人银行账户支付走私手机货款以及托工费等,销售后收取货款亦是通过潘某甲个人银行账户。虽被告人潘某甲、钟某以宁波君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销售涉案走私手机,但不影响之前潘某甲、钟某以个人名义实施走私手机的犯罪行为早已完成的事实。故相关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就此提出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均不予采纳。
2.主从犯问题。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潘某甲、钟某商议后共同出资进行走私手机犯罪活动,虽钟某所起作用相对较小,但其在共同犯罪中行为积极,不属从犯,故辩护人提出钟某系从犯的意见与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而被告人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等人并非涉案走私手机的货主,只是负责将手机走私入境,以获取金额不大的工钱,显然在共同犯罪中地位、作用轻于潘某甲、钟某,系从犯,故相关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系从犯的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洪某乙受雇于被告人洪某甲后主要负责在境内接收走私手机,且不参与分配非法获利,故被告人洪某乙在共同犯罪中作用较小,系从犯。公诉机关及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洪某乙系从犯的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3.偷逃应缴税额计核问题。同案犯袁曙光、王奎供述以及经其确认的送货单证实,送货单上标注的“保价”就是其支付给余某甲、戴某的走私手机货款,即真实成交价格。故宁波海关关税部门按照所涉走私手机的成交价格为基础审核确定偷逃应缴税额,依据充足。被告人余某甲、戴某的辩护人就此提出的意见理由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潘某甲、钟某、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为牟取非法利益,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走私进口手机,其中,被告人潘某甲、钟某、余某甲、戴某走私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巨大,被告人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走私货物偷逃应缴税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对被告人余某甲、戴某依法予以减轻处罚,对被告人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潘某甲、钟某、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从轻处罚。根据本案的具体犯罪事实、情节及被告人的认罪态度、悔罪表现等,对被告人余某甲、戴某、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洪某乙依法可适用缓刑,相关辩护人就此提出的意见予以采纳。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潘某甲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9月8日起至2016年9月7日止。)
二、被告人钟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1月24日起至2017年11月23日止。)
三、被告人余某甲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四、被告人戴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五、被告人朱某甲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六、被告人吴某甲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七、被告人洪某甲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八、被告人洪某乙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九、宁波海关缉私局从潘某甲处依法扣押的95台黑莓8900型手机、45台黑莓9300型手机、5台黑莓9320型手机、28台黑莓9700型手机、18台黑莓9720型手机、11台黑莓9900型手机、2台黑莓q5型手机、1台黑莓q10型手机依法予以没收,继续追缴被告人潘某甲、钟某共同违法所得人民币六十万元;被告人余某甲、戴某共同违法所得人民币九万元依法予以没收(该款由暂扣单位宁波海关缉私局上缴国库);继续追缴被告人朱某甲、吴某甲、洪某甲共同违法所得人民币六万元。
上述所处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张奇辉
审 判 员  李雨水
人民陪审员  邵泽太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代书 记员  王焕英
赞(0)
请遵循网络共享条款,保留原作者与链接:黑莓手机爱好者 » 国内最大黑莓走私案件宣判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BerryLink专注BlackBerry的开放式平台,邀您加入

加入我们团队成员